新聞資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韓濟生院士:關于針刺研究的思考

2019-08-27 09:16:54

 

中國的傳統醫學中,針灸占有重要地位,并已廣泛流傳至東南亞甚至全世界。1960年代,中國出現了“針刺麻醉”新事物,更引起了全球醫學界的廣泛關注。1997年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舉辦“針刺療法聽證會”,對針刺具有鎮痛和止吐兩種作用加以肯定。據世界衛生組織(WHO)統計,目前已有183 個會員國認可使用針灸,其中18個納入醫療保險體系。

臨床應用

從臨床實踐上看,針刺療法具有安全、有效、方便、價廉(安、驗、便、廉)的特點。

安全:任何一種治療方法,安全無害是第一位的。針刺療法的安全度很高,這一特點已被廣大患者、醫生所確認。

有效:這是一個相對的指標。正如鎮痛藥的功效各類藥物有很大差異,針刺的鎮痛效果也不能一概而論,隨病情和所采用針刺方法不同而異。在特定條件下(如登山運動中發生肌肉痙攣),針刺可以即刻起效,達到完全消除疼痛的效果;對于慢性病,多數情況是緩慢生效,使癥狀得到不同程度的緩解。確立一種疾病針刺療法是否“有效”,首先在于如何設定“對照組”。如果與不扎針的病人(例如需要等候數周才能得到針刺治療的病人)相比較,針刺的效果非常明顯,但批評者認為這主要是“心理作用”所致。實際上,醫生對病人做出的首要貢獻就是心理安慰,這是醫圣希波克拉底的古訓。即使應用強鎮痛藥嗎啡治療痛癥,其鎮痛效果也有 30%以上是通過心理作用實現的。針刺療法的有效性需要多家互相驗證。

方便:一種安全、有效的治療方法如果使用費事、費時,也難以得到廣泛應用。在“針刺麻醉”出現的初期,開展一臺針麻手術需要動用 4 位針灸師,且每根針都需要手工操作,病人的體位受到很大限制,不利于外科手術的順利進行,這些問題在應用穴位電刺激方法后迎刃而解。對于一些需要長期針刺治療的慢性病人,應用便攜式的小型穴位刺激儀在醫師指導下在家治療,顯示出一定優勢。

價廉:針刺療法不需要昂貴儀器,在醫學經濟學方面具有相對的有利條件,特別適用于缺乏醫療資源的貧困邊遠地區。

原理研究

針刺療法建立在經絡學說的基礎之上。欲闡明針刺作用原理,離不開對經絡實質的認識。目前經絡的實質尚未充分闡明,只能從已知解剖結構進行推測。如將局部麻醉藥注入穴位深部把傳入神經功能阻斷后,扎針的鎮痛作用就完全喪失,說明神經可能是“經絡”的重要組成部分,但此類認識并不妨礙人們繼續尋找迄今未知的經絡實體。針刺原理研究的困難在于,針刺并不是一種單一不變的技術操作。不僅針灸針的粗細和質地各不相同,即使用同一種針,由不同的針灸醫師操作,手法也大相徑庭。針刺入穴位后可以立即拔出,可以留針不動,還可以采用各種手法施加提插、捻轉、彈撥等機械刺激,但這些刺激均難以精確量化。近半個世紀以來,電針(在針柄上施加特定脈沖電刺激)的應用日益廣泛,而電脈沖的參數是可以嚴格量化的。電生理學已經確認,在同一神經纖維上傳遞的一系列動作電位是“全或無”的,即每一個動作電位的電流變化幅度是固定不變的,唯一的變數是兩個脈沖之間的間隔,通常以每秒傳遞的脈沖數來定量。在治療疾病時,如何選擇電針頻率這一治療參數已得到諸多重視??梢哉J為,電針的發明和應用為針刺療法的研究做出了重要貢獻,在今后的針刺原理研究中仍將繼續發揮作用。

除了心理安慰作用以外,針刺確實可以產生明確的生理效應,并已找到了確切的物質基礎。例如,在動物實驗中,針刺的機械刺激或一定頻率的脈沖電刺激可以在腦和脊髓中釋放出類似嗎啡的肽類物質(腦啡肽、內啡肽、強啡肽等),發揮顯著的鎮痛作用。在人體上可明確觀察到,低頻電刺激引起腦脊液中腦啡肽含量升高,高頻電刺激引起強啡肽含量升高。針刺不僅有鎮痛作用,還顯示一系列其他作用。例如:中風后發生腕關節僵硬的病人,用 100 次/s 的高頻刺激(引起酥麻感)可以使其緩解,而 2次/s(引起沖擊感)則無效;中國中醫研究院主持的多中心(15個醫療機構)大樣本(1000 余位慢性便秘病人)研究表明,選用 3對有效穴位給予電針刺激治療慢性功能性便秘癥療效顯著,而用淺針刺非穴位點,既不捻針也不通電則無效。

針灸研究的未來

一方面運用最新科學技術,繼續尋找經絡的實質,有助于揭示中醫學有關協調統帥生命體總規律的秘密。另一方面利用最近半個世紀來已經得到的針灸療法相關知識,加以梳理,找出規律,形成指南,加大其應用深度和廣度,為人民造福。

韓濟生院士:關于針刺研究的思考

 

作者簡介

韓濟生,中國科學院院士,北京大學醫學部教授,神經生理學家、疼痛學家,主要從事針刺鎮痛原理等研究。

請輸入搜索關鍵字

確定
熟女AV之人妻熟女,满春阁精品A∨在线观看,无码AV福利久久精品CAN,国语精品一区二区三区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